全国林地“一张图” 大数据时代的经典力作 ——聚焦森林资源管理创新系列报道之二

全国林地一张图”  大数据时代的经典力作

——聚焦森林资源管理创新系列报道之二

这是一场革命,庞大的数据资源使得各个领域开始了量化进程,无论学术界、商界还是政府,所有领域都将开始这种进程。

        ——哈佛大学教授加里·

         一个相当于国家图书馆1/8的海量数据流,在国家林业局的主导下不断地生成、汇聚,以此为基础,一张立体、动态、可视的全国林地一张图建设成功。

        鼠标轻点,在特定的计算机里,你可以立即查询到全国及省、地、县甚至落到山头地块的林地以及森林资源的分布情况。

        有人称它为现代林业信息管理的经典力作。

        有人评价它颠覆了林地管理的传统方式。

        有人联想到它不断升级后在林业更广泛领域的应用……或将引领林业管理整体的升级。

        科技织图,将林地管理置于可视化

        需求牵引,往往会形成最强劲的创新动力。

        国家林业局公布的第七次全国森林资源清查结果令人振奋,全国森林面积达1.95亿公顷,人工林保存面积继续保持世界首位……

        然而,它只告诉了我国林业资源的众多数据,但这些资源到底都分布在哪?不同区域的资源质量又是如何?

        第七次全国森林资源清查暴露的问题也令人警惕——清查5年间隔期内,林地转为非林地的面积数字有所上升,形势十分严峻,但这些逆转的林地主要发生在哪些地区?

        特别是,《全国林地保护利用规划纲要(20102020年)》提出坚决守住林地红线的要求,那么,保住红线需先要知道谁碰了红线,是否能科学地监测具体变化情况?

        这些都呼唤着森林资源现代管理方式的出现。

        “国家林业局成功绘制的全国林地一张图,是林业有史以来可及时动态监测、及时决策的最全面、最细致、最先进的一张图。国家林业局森林资源管理司司长郝燕湘自豪地告诉《中国绿色时报》记者,这张图的绘制采用了最先进的技术手段,突破了一系列技术障碍,是林业自己的技术团队攻克难关建设成功的。

        始建于201010月并于去年底完成的全国林地一张图,是高分辨率的遥感影像,全国林地落界数据、二类调查资料,基础地理信息等多源数据集合,以林地界线为核心内容,构建的全国统一的林地资源管理系统。这一系统是在历时两年多的时间里,投入5万余人,耗资10亿多元,采取遥感底图制作、林地落界、汇总建库3个主要步骤完成的。

        底图制作,是实现全国林地一张图无逢拼接最关键的工作。资源司集中了国家和地方的技术力量160余人,处理了覆盖全国的4000多景高分辨率遥感影像,制作了20多万幅遥感底图。其中,抽调的多数技术人员都是从不懂开始,探索着一路走来,经培训、实战到熟练掌握,最终炼就一支除特殊行业外各行业都不具备的信息技术处理队伍。

        林地落界,是构建林地一张图最艰巨的工作。由省、地、县林业调查队伍承担,对20多万幅遥感底图中凡与二类调查数据不一致的,逐一进行核实调查,最终逐块落实林地边界。全国共区划图斑6800多万个,调查数据3亿多组。

        汇总建库,是构建林地一张图最核心的工作。对各省份林地落界成果进行检查验收、拼接处理、汇总建库,数据量达100TB,最终形成全国林地一张图数据库。

        由此全国林地一张图建成,并开启了我国森林资源监测与管理走向全面数字化、信息化的征程。

        “死图活图,精准化管理的关键一步

        为确保全国46.8亿亩林地红线安装一个天眼”——建设全国林地一张图,这是我国林地管理迈向精准化管理的制胜一招棋

        怎样才能做到精准化?负责这项工作的技术人员在林地一张图系统中演示并讲解了这一过程——通过林地变更调查,将两期遥感影像叠加,就会准确地发现影像色彩发生变化的图斑,意味着同一地块林地发生了改变。这表明系统实现了林地监管的针对性,能够及时发现林地的非正常变化,分析原因,采取对策,从而实现源头监管、全覆盖监管、环节监管和精细监管的目的。

        “它不单提高了林地动态监管的效率,更重要的,它将林业决策置于可视化的现实场景,通过系统汇总及分析,可使决策前置,有针对性地进行预警。记者被告之。

        比如,通过林地年度变更调查,系统可统计出有多少数量的林地发生了变化,就可以推测全国林地利用是否超了定额红线能否保住,可及时采取应对之策。

        记者在系统中看到,一张图总揽了我国林地资源区域格局,可以从国家县到地块不同范围直观查看全国有林地、疏林地、灌木林地、未成林造林地、宜林地等林地分布,天然林和人工林的分布,也可以查看公益林和商品林的分布,防护林、特用林、用材林等五大林种的分布;还可以查看不同权属的林地和森林分布。因此可监督和预警的范围较为宽泛。

        但实际上,全国林地一张图在使用上还只是露出了冰山一角,要发挥出全部设计作用,还须迈过几道坎。

        首先,要让图起来,解决死图活图的问题。

        “这是个关键环节,如果不解决林地和森林的数据更新,就失去了对比的基础、生命力和实用价值,这张图就会变成一张死图。承担这一项目的有关人士解释说。

        为此,国家林业局在建设全国林地一张图数据库的同时,就开始谋划林地一张图如何更新的问题,并于2012年和2013年分别开展了林地变更调查试点工作,2012年完成了4个省级单位和33个县级单位的林地变更调查,2013年正在进行10个省级单位和52个县级单位的林地变更调查。调查的主旨是将林地和森林转入转出的变化地块更新到林地一张图上。

        “为什么不同时全面开展林地变更调查?那岂不是让一张图可以更快地发挥作用吗?

        记者的疑问出了另一道坎,那就是经费的局限。

        “目前,所能申请到的经费只能是在局部地区开展更新工作,但是我们要求不开展全省更新的省份,每省至少开展2个县的调查数据更新,我们计划在3年内实现全国范围的林地年度更新调查,并建立每两年更新一次全国林地一张图的制度。资源司负责人告诉记者。

        无论怎样,有了林地一张图,《全国林地保护利用规划纲要》提出的及时掌握林地变化状况、实现年度林地出数的目标可期。

        单兵试水后,离形成矩阵有多远?

        目前,林地一张图都能开展哪些数据应用和服务开发,其前景如何?

        据了解,2012年林地变更调查的省级、县级试点,共计311个县级单位已经开展几个重点方向的成果分析:营造林情况、森林采伐情况、占用征收情况、毁林开垦情况、林地面积变化情况、公益林建设情况等。

        经林地一张图的数据检索、统计、分析,产生的一些成果引起了国家林业局领导的高度重视。

        如通过对311个试点县的建设项目使用林地的统计进行推算,全国林地的定额使用有突破的危险。说明非法占用林地的问题凸显,有撞红线的可能,当引起高度警惕。

        全国林地一张图的数据管理与服务机制也正在逐步建立,为国家林业局各业务司局提供数据支撑服务,将推进在森林经营、工程建设、森林防火等业务上的应用。

        国家林业局副局长张建龙评价说,这是现代林业的一个重大突破,对提升林业发展水平意义重大。

        全国林地一张图在林地管理的单兵试水后,离形成应用的矩阵有多远?

        有专家推断,如果在此基础上叠加森林、湿地、荒漠化土地以及生物多样性的专项监督信息,或搭建自然保护区、森林公园、国有林场以及病虫害防治、森林防火等各种政务管理信息,那么,林地一张图或将演化出全国森林资源管理一张图林业政务一张图”……将推动整个林业管理方式的重大革新。

        这或将成为行业创新背景下华丽转型的一个重头戏。

 

全国林地一张图推广应用的大幕已开启,中国林业在大数据时代的历史大戏会不会好戏连台?我们拭目以待。

 

(作者: 中国绿色时报记者 梅青)        (编辑: 施一凡)